新闻动态
同期会议
在线客服
展位预订相关问题请咨询以下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会议相关问题请咨询以下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参观观众咨询以下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智能音箱的厮杀中,谁能胜出?

发布时间:2018-04-08 作者:

 被科幻电影渲染了几十年的智能化生活离普通人还有一段距离,但我们已经开始在一些地方初见其端倪了。作为目前最成熟的智能家居设备,智能音箱这个领域在今年迎来了全面爆发,多家互联网科技领域的大小公司冲进了这个战场。而阿里出品的“天猫精灵”在“双11”中达到100万销量更是让智能音箱在这一年的发展达到了高潮。“未来5~10年内,AI将大幅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 这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预言。而今天的我们或许就站在这个改变的起点。

  “小雅小雅,明天天气怎么样?”

  “北京市明天气温是零上2~8摄氏度,晴,西北风3到4级。”

  “提醒我明天早上8点起床。”

  “好的,已为您设置好了明天上午8点的闹钟。”

  晚上睡觉前,一个人在北京租房住的单身男青年罗伟完成了他从7月份开始每个晚上都要进行的一段对话,而对话另一端的“小雅”不是他的女朋友或室友,是一台音箱,而且是一台“会说话”的音箱。

  尽管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但业界目前普遍将这类具有和人类进行语音交互能力的音箱统称为“智能音箱”。拉开这种产品序幕的是美国亚马逊公司在2015年下半年正式推出的智能音箱Echo,根据CIRP、RBC Capital Market的数据,包括Echo、EchoDot和Tap在内的亚马逊智能音箱,目前已累计销售接近千万台,销售额达到8亿至10亿美元 。Echo则占据了这个市场超过70% 的市场份额,成功地让这种通过语音方式和人类用户交互的新型音箱进入北美主流市场,并为其他有相似想法的公司立下了一个标杆。

  “过去几年亚马逊公司的Echo已经初步成为整体智能家居的一个入口和接触点。”市场研究机构IDC中国研究经理金迪告诉本刊,“在中国,大家都试图在整体市场上找到新的硬件机会,通过这种新型的硬件入口扩大他们本身的生态服务能力。”而现阶段,以Echo为代表的智能音箱就是最成熟的选择。

  5月的时候,曾有智能家居行业从业者对媒体透露:“现在已经没有哪家巨头不在做智能音箱了,估计就在2017年,国内起码会有七八个中国版Echo面世。”而这段话在年底得到了证实。从今年年中苹果公司在WWDC大会上推出自己的智能音箱HomePod开始,国内大大小小的厂商都陆陆续续或开始或完成了自己智能音箱的开发工作,国内市场上的智能音箱产品从寥寥无几进入到了“百箱大战”的阶段。

  6月20日,喜马拉雅FM发布了智能音箱“小雅”;7月5日,阿里旗下第一款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音箱“天猫精灵X1”发布;7月26日,小米发布了名叫“小爱同学”的人工智能音箱;8月24日,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出门问问发布了智能音箱产品“问问音箱Tichome”;最新的则是百度——他们在11月16日发布了智能音箱“百度raven H”。

  事实上,你可以把男青年罗伟口中的“小雅小雅”替换成“天猫精灵”“小爱同学”“叮咚叮咚”等不同的称谓,因为它们本质上都是各个产品自己的“唤醒词”,喊出这些设置好的词,你就能和你的智能音箱展开对话。这些看上去颇为人性化的昵称正随着智能化家居的普及开始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的普通家庭。

  从无人问津到“百箱大战”

  “天猫精灵出货达到100万!”

  距离今年“双11”不到三周的时候,阿里率先把标价499元的天猫精灵X1砍掉400元——通过提前预订、优惠券等方式,面向淘宝“超级会员”推出了99元的价格;很快,京东旗下原价399元的“叮咚音箱TOP”也向京东Plus用户开出了49元的优惠价格。

  产品上市还没满半年,一场贴身肉搏式的价格战就上演了。而在此之前,国内只有由京东和科大讯飞在2015年年初联合成立的灵隆科技公司算是这个行业内真正有实力的参与者。他们在2015年8月就推出了国内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智能音箱“叮咚A1”。但叮咚音箱在当时并没有带来如Echo一样的市场效应,他们自己也直言在前两年“卖得不太好”。

  当时,普通用户很难感知到“智能音箱”为何物,除了小部分的“极客”用户之外,智能音箱还离大众很远。“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用户第一次用,我们给他演示以后,他甚至都有点不敢说。即使在唤醒它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因为他没有用过语音产品。”灵隆科技首席科学家汤跃忠对本刊说道。

  “我们希望这款产品能从实验室真正地走出来。”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浅雪对本刊说道。在她看来,智能音箱这类产品虽然在圈内已经提了很久,但用户量其实不多,“所以我们觉得一定要把这个产品从实验室带出去,进入真正的产品化”。

  多达400元的优惠措施带来的刺激是显而易见的。“反正99块钱买个音箱回家也不算亏。”在“双11”期间抢到了这款音箱的一位买家对本刊说道。而最终的结果也很惊人——100万,这个数字超过之前中国市场上所有智能音箱产品销量的总和。“这次营销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起初是觉得50万差不多了。”浅雪说。而100万的销量让她觉得这代表着他们“拿到了一张船票”。

  很快,他们在行业内的“老大哥”灵隆科技也来应战,将自己原价399元的叮咚音箱TOP向京东Plus用户开出了49元的优惠价格。“双11”战火突起。

  “我们是有多条产品线的,我可以拿一条产品线上单一产品陪你玩,这个没有问题。”汤跃忠对本刊表示,他认为用一款去吸引眼球,去做爆款的策略是可以有的。而有上游服务商此前曾透露叮咚音箱这次给出的49元价格,连麦克风阵列的成本都覆盖不了,是在用“血亏”的方式做活动。

  但这样的策略却引起了业内其他还只有一款主力产品的同行们的不满。

  “坦白讲,我觉得这对行业是不太健康的做法。”小米生态链副总裁及小米智能音箱负责人唐沐对本刊说道。据他透露,天猫精灵X1的成本可能接近400元 ,99元的定价意味着阿里要在这场大型促销中补贴300万元 。在他看来,这种促销有可能让用户对智能音箱的价值感产生断崖式下降,“大家有可能会觉得他的音箱就值99元”。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天猫精灵事实上本来不想打价格战,“但现在阿里的这轮血亏式促销,直接刺激就来源于‘小爱同学’的定价策略”。延续了自己以往的风格,“小爱同学”这款智能音箱仅299元的价格在发布之初也被称为“价格屠夫”,要知道此前发布的主流产品价格均在500元以上。喜马拉雅FM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李海波此前曾对媒体透露:“深圳市南山区一公里内就有112家智能音箱方案提供商。”而小米发布新产品“小爱同学”智能音箱后,80%以上的方案商都被迫转型了。唐沐对本刊表示,他们的“小爱同学”这款智能音箱在成本上就达到了295元,所以299元的定价基本是“贴着成本在卖”。但他认为这其实是这个产品的正常状态。“我没有补贴,我们也没有亏个几十块钱几百块钱卖,我们做出来的就是符合小米价值观的一个产品。”

  在这个市场还离普通用户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价格上的厮杀就刀刀见红。除了有京东和科大讯飞做靠山并拥有多款产品线的叮咚音箱之外,小厂商们无力加入战局。创业公司出门问问的CEO李志飞此前就对媒体评价道:在人多钱多且狼性的互联网巨头面前,所有的理性分析预测、传统消费电子的渠道品牌,以及创业科技公司的长线积累都显得苍白无力。相比“天猫精灵X1”100万的销量,他们今年的目标只是10万而已。在这种现实条件下,他觉得他们这样的小公司能做的只有“在一边修炼内功,把产品体验打磨好”。

  但“100万”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开始。IDC中国研究经理金迪对本刊表示,对比在美国3亿人口下出货量超过千万 的Echo,天猫精灵的100万销量仍然规模很小,在智能终端设备的普及率和渗透率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套了一个音箱外壳的机器助手

  “测试结束,准备断电后自检……”

  “我看你先查一下天气和航空管制,开始监听地面控制信息。”

  “先生,在实际飞行之前,还有百万兆字节的大量计算需要运行……”

  “J.A.R.V.I.S.,有时你总得先做后说。”

  以上这段对话发生在《钢铁侠》系列电影中,其创作者为主人公托尼·斯塔克设计了一个智能管家“Jarvis”,它几乎无所不能,是钢铁侠的好帮手。电影是虚构的想象,但在现实中,已经有人开始尝试在现实生活中实现这一幕了。去年圣诞节期间,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公布了一段视频,为了致敬电影中的Jarvis,他在现实生活中开发了一款同名的人工智能程序,这个人工智能管家不仅会开灯,还会向扎克伯格扔T恤,帮他烤面包,甚至还能“哄娃”。

  事实上,从陪在堂·吉诃德身边的桑丘到钢铁侠身边的Jarvis,对这类在你需要时能帮你做事、在你无聊时能和你聊天、在你无助时能给你抚慰的身边助手的渴望一直是很多人的心愿。而现在,智能音箱就是最接近这一理想的现实投射。

  “如果有一天这个东西长了眼睛,我相信大家是能接受的。”在唐沐的设想中,机器人的形态也许就是智能音箱这类产品发展的最终方向,毕竟大家已经被科幻片教育了这么多年,只不过现有的技术条件下,音箱是一个最合适的产品落地形态。

  “其实这种百箱大战所反映出的是智能助理设备终端这个新的产品的火热,而音箱只是目前从外形也好、从产品定位也好,比较合适去做的一个产品外形的方向。”说这句话的人是龙梦竹,她是智能语音技术提供商思必驰公司的CMO,这家公司为现在市面上绝大多数智能音箱产品提供了一定的技术支持。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音箱”只是一个外壳而已,这类产品的本质其实是“智能助理设备”,“你把它中间挖空它就可以是‘智能花瓶’”。

  但现阶段,它离“智能助手”还太远。唐沐表示他们在发布这款音箱的时候就刻意避免说这是一个像电影里面的人工智能助手那样的东西,“因为真的还没达到”。浅雪也对本刊表示,他们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管理用户预期,因为用户非常容易会把能交流的东西当作是无所不能的”。有内容提供商此前曾透露,即使是因为背靠科大讯飞语音识别准确率最好的叮咚音箱,目前点播准确率也只有40%~50% 。已经习惯在睡前向小雅音箱派发任务的罗伟也对我们表示“和音箱的对话超不过10个回合”。毋庸置疑,智能语音交互还有很长的技术路要走。

  一个共识是,Echo的兴起,其实跟大家最开始对Echo的低预期有关。亚马逊最初并没有大推Echo,所以早期用户对Echo的语音识别准确率及智能程度期待不高,加上价钱也不贵,结果用了后反而有惊喜。而坦白来说,国内目前所有的智能音箱产品离“智能助手”这个方向还有距离,因此他们现在纷纷开始在数据上“动心思”。

  浅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用户目前每天至少会唤醒天猫精灵60次 ,而喜马拉雅的李海波更表示他们自己的“小雅音箱”每天都会被唤醒140多次 

  “现在外面的虚数太多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本刊表示。而灵隆科技CEO魏强在年中接受“36氪”采访时透露的活跃度数据也许更有参考价值:目前叮咚语音交互的日活为25% ,周活为40% ,月活为70% 

  相对没那么高的活跃度与它现有的能力有关。现阶段,它能做的大部分还是那些相对简单的事。根据喜马拉雅透露的数据,收听音乐等音频内容是用户现在用智能音箱做得最多的事,排在后面的就是像天气预报、日常提醒等基础服务。其他各家情况也基本大同小异。真正想要实现电影中的场景,甚至是像《她》(Her)中与虚拟人工智能助手谈恋爱,现有的技术能力还远未成熟。

  “我们不认为现有的智能音箱是最终的答案,还要看它未来迭代的情况。”金迪说道。在她看来,智能音箱有可能只是一个“过客性” 的产品。而市场分析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戴维·威肯斯(David Watkins)则对本刊表示:“无论如何,人工智能助理和语音交互都是下一个主要的技术战场,而智能音箱就是目前的最佳方案。”

  不管如何博弈,这都是未来智能生活的开启

  现阶段来看,除了语音识别与自然语言理解等基础技术的发展需要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不断努力之外,目前阻碍它发展的还有内容生态的掣肘。作为国内音频内容最大的平台,喜马拉雅在前不久切断了与小米和天猫的合作,原因只能是因为利益。“第一大分歧就是价格。”李海波对本刊表示,喜马拉雅“开放平台”是叮咚、小米和天猫这样的智能音响重要的内容来源,但由于是免费接入,只能使用喜马拉雅开放平台少量内容。举个例子,这意味着郭德纲在喜马拉雅平台授权的数千条音频内容只有少数几条能授权播放,并且不具备最重要的“断点续播”功能,也无法播放已经在喜马拉雅APP上购买的付费节目,而这些能力他们都开放给了自己的小雅智能音响。因此而形成的同类型产品之间的竞争,也让硬件厂商与内容提供商之间的博弈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从更长远来看,几乎所有人都同意,这会是一个拥有广阔前景的市场,智能家居控制则是它背后想象空间的来源。

  “随着产品能力的不断增强,新的使用场景的出现,以及新的竞争对手进入这个领域,我们预计未来几年这个市场将继续强劲增长。”戴维·威肯斯对本刊分析道。在他看来,随着中国家庭中连接的智能设备越来越多,这些设备将受控于一个智能中心设备,而这就是智能音箱的机会。事实上,Echo最初让人眼前一亮的功能之一,就是可以通过其Alexa平台控制家庭环境内的其他智能产品,比如消费者可以发出指令,命令Alexa为自己开灯或关灯。在冬天起床的时候,这会令人感到慰藉。

  已经在智能家居行业耕耘几年的小米就直言不讳地表示“小爱”音箱是对其智能家居战略的“一个收割”,此前他们已经推出了7000万件可联网的智能硬件设备,而用户现在可以通过智能音箱用语音操控它,在他们看来这会比用手机APP操控它方便很多。在他们看来,以后在家中,你能用语音去操控家中的任何一件家居物品,甚至包括马桶。

  这种趋势还体现在传统厂商们的转变上。

  以国内目前最重要的家电厂商美的为例。在去年的中国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博览会前夕,美的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发布了22款美的M-Smart智能家电新品,具体涉及的品类有:冰箱、洗衣机、微波炉、烤箱、油烟机、智能灶、洗碗机、健康秤、空调、风扇、抽湿机、沐浴系统。而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智能音箱厂商都表示他们和美的有合作。与此相似的还有海尔。

  “现在已经有很多厂家主动找来,希望能够被小爱音箱控制,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无非是多了一个遥控器,但是让用户使用它的硬件会更方便,何乐而不为?”

  对于传统音箱行业来说也是如此。传统音箱大厂JBL和索尼均已经和灵隆科技有了合作,推出了几款新型的智能音箱。“索尼总部经常派人直接过来谈,会定期开技术会议,他们非常重视。”汤跃忠说道。

  也许只有作为内容平台的喜马拉雅有不同的意见。在他们看来,整个中国的智能家电现在连千分之一都占不到,但收听这个市场从来都是存在的。“我们认为短期五年之内,中国的物联网市场并没有那么大,家用电器能够被智能音箱或者说类似的其他设备唤醒在现在还是个伪需求。”所以他们明确表示自己的定位“绝对不是助手”,而是更好地传达内容。

  而更长远来看,作为一个技术门槛较高的行业,巨头在这个市场会更有胜算。“几乎有头有脸的(公司)都在做。”这是业内人士透露的信息。戴维·威肯斯也认为迄今为止,智能音箱市场一直由主要的科技公司主宰,因为“他们将音箱视为控制智能联网家庭中与用户互动的手段”。而控制了和用户的互动,也就控制了未来。

免费登记成为VIP观众,享受以下特殊礼遇:

展会自2009年起创办,为国内领先的物联网、传感网、无线通讯、智能零售、自动识别、智能家居专业博览会,目前展会规模为亚洲前列

1、邮件告知展会的最新展商名单、特色展品和解决方案。
2、展前收到VIP确认函和短信,免去现场排队登记手续
3、如有采购需要,可为您安排指定类别展商高层的约见
4、免费赠送展会会刊(500+物联网全产业链的参展商企业信息),剩余会刊数量300本。数量有限,手慢无。
5、VIP观众现场免费赠水免费赠水,并独享抽取万元大奖的机会。
6、有机会获得同期会议免费门票

注册获取入场券:http://www.iotexpo.com.cn/IOTUApply.aspx#regArea

如果您有疑问,欢迎致电 0755-86227055 (陈先生) 咨询